相关文章

普陀老工业区"绿色转身":河岸增加绿化 旧厂房成艺术馆

  一个难能可贵的滨水地区,十年前曾是整日黑烟滚滚的老工业区。十年“城市更新”,普陀区长风地区跨出三大步:第一步,对工业区土壤进行降解净化;第二步,在河岸腾空工业用地并增加绿化;第三步,让旧厂房转型为艺术馆。

  最新数据显示,这里绿地面积达2000多亩;共有植物种类236种;年燃煤能耗比开发前降低5万吨左右、地表径流主要污染物降低65%。这个时代的城市更新,根本不再是以前“拆”与“建”的简单模式,而是通过盘活存量而非增量,获得城市经济和社会发展空间。普陀这“三大步”,一路走来其实并不轻松——

  第一步:工业区土壤降解净化

  改善生态环境是城市更新的前提。从老工业区到绿色商务区,普陀区在土壤修复方面,耗费了大量精力财力。

  长风生态商务区启动建设前,地块内日排污水百吨以上企业有32家,年耗煤量超过5万吨。有近七成企业面临停产破产。上世纪末“腾笼换鸟”,大批工业企业迁出,留下大量厂房仓库,违法出租、违章搭建普遍,环境脏乱差。这里面临着滨水空间生态重建、固体废弃物处置、污染土壤修复利用等多项难题。

  绿地营建过程中,对大量建筑废弃物进行芯表土填筑,营造地形并加工成艺术小品等,就地消纳大量固体废弃物;针对基地土壤污染退化状况,开展土壤生态健康评价,利用绿化专用基质等技术快速修复受损土壤。

  园区还实行了一系列绿色环保措施。如对雨水进行收集处理,用于景观用水、灌溉和清洗,循环再利用;围绕苏州河滨水开放区,在保障防洪和通航的基础上,建设80-130米宽滨水廊道,提高了生物多样性;营建绿地植物群落,选用乡土树种,形成季相变化丰富的植物景观;利用太阳能、垂直生态绿墙、呼吸式幕墙和雨水利用等,打造低碳商务区建筑体和基础设施。

  数据显示,200家企业搬迁后,长风地区的年燃煤能耗比开发前降低5万吨左右;目前雨水径流下渗330吨/年、降低地表径流主要污染物65%,彻底改变了一度生态堪忧的状况。

  第二步:绿色河岸腾空工业用地

  目前,长风生态商务区是普陀区绿化覆盖率最高的地方之一。园区绿化覆盖率现已达到近40%,比开发前增加22.3%、比上海同类社区高15%,滨水公共空间比开发前扩大64.3公顷,立体绿化面积增加了10000平方米。

  大型绿地、城市树林、长风公园以及滨河花园等等,构成了城市中的“生态岛屿”。在“极为宝贵”的苏州河沿岸地带,园区特意把光复西路以南、苏州河以北大片土地留作绿地,并开挖人工湖,绿地腹地还建成由上海火柴厂老厂房改建而成的上海商标火花收藏馆等工业遗址。

  园区改造前,这里则是另一番面貌。大渡河路一边是深受上海人喜爱的长风公园,人们常常来这里攀登铁臂山、泛舟银锄湖,但路的另一边是一片灰褐色的厂房,几支烟囱矗立其间,冒出或白或灰的烟雾,在这片灰色世界中鲜有绿色。园区规划过程中,拆除部分老厂房,腾出大片空地作绿化带,并结合贴近苏州河的优势,实施深植于水土肌理的规划。

  根据“两园两带”总体布局,大型公园绿地、滨水绿廊、道路绿廊、休闲防护林带、街头绿地和附属绿地等,构建成一个绿色生态网络。目前,这里新建绿地700多亩、共2000多亩;通过原有生态环境保存、水位变幅区植被恢复、适生性植物引入等多种方式,共有植物种类236种;沿苏州河2.7公里的黄金水岸建设了80米至130米宽的绿色长廊……

  第三步:旧厂房转型艺术馆

  长风地区曾聚集了近200家化工、机械等企业,其中包括了天厨味精厂、长风化工厂等知名老厂。十多年间,这些工厂相继关停、搬迁,遗留下一大批老厂房,对于这些旧建筑,普陀区政府并未将其全部拆除,而是请专业公司和设计院进行整体设计规划,对火柴厂、味精厂等工业遗迹加以保留。

  位于云岭东路的成龙电影艺术馆就是一个案例。它的原址是轻工机械二厂,总占地3100平方米的艺术馆包含三幢保留建筑,一幢是老工业厂房,另两幢是老式办公房。老建筑群位于长风生态商务区的5A级写字楼周围,并不起眼。园区管理方说,如果当初拆除老厂房,兴建写字楼或商场或许会带来更大利益,但如今的成龙电影艺术馆却为长风带来了更多人气和知名度,甚至带动国际影响力。

  老厂房经过专业团队的改建,变得别具一格,成为目前全球唯一以“成龙”命名的专题电影艺术馆。据说,大量热门影片道具、剧照、声像资料等“宝贝”,当时从香港运至上海就装满了13个集装箱。成龙曾经亲口说过,之前有很多国家和地区以及国内城市向他发出邀请建设成龙艺术馆,但一直因到底选址哪里而犯愁。在成龙的武术指导推荐下,他亲自到上海的长风生态商务区查看,才一眼“相中”了这块地方。